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温柔里的杀机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2-22 12:31:29

 01
老康在市里租了一间临街门脸,挂出了康复中心的牌匾,其实就是刮痧拔罐、推拿按摩。由于手艺是祖传的,生意还行。
这天,老康正给一个腰椎不好的老太做推拿,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子推门进来,一屁股坐下,皱着眉头,闭着眼,脸色蜡黄。
老康忙问:“大妹子,你哪里不舒服?”
 “我、我头晕得很,刚才在家还吐了半天。”女子说着又开始干呕。
 “是不是晕起来天旋地转?”
 “对,晕得我都不敢睁眼。”女子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说话有气无力,“一连好几天了,开始没在意,以为注意休息就好了,不想并不减轻。”
女子脸色不好,但皮肤白皙,看得出平时深居简出。老康结束了对老太的推拿后,就用手按住她的脖颈,女子皮肤极好,凝脂一般。“您是颈椎出了问题。”老康说,“颈椎增生比较厉害,头晕是颈椎压迫神经或动脉血管引起,做几次按摩就会减轻了。”
老康让女子俯卧在按摩床上,先揉她的太阳穴、肩膀、后背等处,然后把重点集中在她的脖子上。他手劲相当大,不一会儿,女子就呻吟起来,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两手紧抓床单,最后,终于受不了“蹂躏”,尖叫起来:“师傅,您、您倒是轻点啊!”老康安慰道:“我要把你颈椎有增生的地方搓下来,不然还会继续压迫神经和血管的,所以你就忍着点吧。”话虽如此,老康却悄悄减轻了些许力道。
半小时后,老康结束按摩,女子的气色比刚进来时好看了许多。
 “三五天后再来吧,做四次效果就更明显了。”老康说,“这期间注意休息,加强锻炼,不要太劳累了。”
02
没事时,老康喜欢拿出一本叫做《推理悬疑》的杂志翻看——其实他也不懂啥叫推理悬疑,只是觉得里面的故事好玩,让他忘了一天的劳累。
这天晚上,已近11点了,老康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了,便躺在床上看杂志,这时店门“哐当”一下开了,进来一个醉醺醺的家伙。
 “喂!过来,给我按摩按摩脖子和后背,疼死了!哎呦,打一天麻将真他妈难受啊。”男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横叼着一支烟。
尽管心里带着一点点厌恶,老康还是很职业地扶着男人躺倒,帮他丢掉烟蒂,两手灵活地在他的肩部游走:“大哥,我先帮您放松放松,然后,您哪里难受,我重点按摩一下。”
 “嗯,是那么回事……”男人对老康的服务很受用,“反正我兜里也没几个钱了,今晚索性就在这安生了。不过呢,我今天突然有一种想跟人倾诉的冲动,我、我就跟你讲一讲我的故事
“好。”老康说,“我最怕客人不说话,那样我也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男人打个酒嗝:“那我开讲了啊。”
男人说,本来,他有一份不错的家业,如果按部就班过下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生平平安安是没多大问题的。可哪个男人骨子里甘于平淡呢?于是,一半出于应酬,一半出于要大捞一把的念头,他开始出入赌局。哪料到,赌场到底复杂诡异,岂是他可以窥透和掌握的?没多久,家业输了大半。如果此时住手,尚可留得半壁江山,但输急眼的人顾不得后路,他把自己的整个家业押了上去,结果满盘皆输。
 “现在好了,落地凤凰不如鸡,我只有过没事打几把麻将,喝喝茶,唱唱歌,实在郁闷了借酒浇愁的日子了。”
 “其实,要是真想开了,反正不过几十年的光景,有那么点值得回忆、值得咂摸的经历,这辈子也算没白活。”老康嘴里唠着,手上没有停止动作,突然,他两手发力,男人的脑袋被猛地来了一个大拨转,男人只感到脖颈处“咔”的一声,仿佛要被扭断一般,吓得“嗷”一声大叫,声音都变了:“大、大哥,你干什么……”
老康淡淡一笑:“别怕,老板!”
女子按老康的要求,先后四次来做按摩,大概见了效果,此后就不来了。女子就在附近住,老康的顾客里有个老太,跟她同住一个小区,于是老康就从老太嘴里知道了女人的一些情况:她叫小希,没工作,白天睡觉,晚上就通宵达旦地在电脑前敲打,把写成的文章投给杂志社,发表后人家再给她寄钱来,好像叫什么“职业撰稿人”。老太一惊一乍地说:“有一次,邮递员送汇款单给她,恰好我路过,哟,乖乖,一笔单子就2000多,怪吓人的。后来邮递员说,大妈,你才看到一张就惊了,我给她算过,她每月稿费不下两万呢。乖乖,什么世道,一个打字员,收入赶上白领了……”

小希再次光顾老康的小店,是在一个月后。那是个阴沉沉的午后,天快要下雨了,店里无人光顾,老康正手拿那本《推理悬疑》看得入迷,小希跌跌撞撞地进来了。
 “好些了吗?”老康话语里带着关切。小希铁青着脸没说话,轻轻点点头,老康看她情绪不对,不再多言语,照例对小希的太阳穴进行了一番按摩,又将手放到她的后背,可刚一发力,小希就“啊”地一声呻吟。“怎么?痛吗?”小希点点头:“买菜时遇到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我不小心踩了她一脚,她就破口大骂,我跟她吵起来,后来她就露出了泼妇嘴脸,自然,吃亏的是我。”老康赫然发现,她的额头被刘海掩盖处,还有一道刺目的伤痕,蚯蚓一般触目惊心。
老康小心翼翼地做完推拿,小希却不急着离开,迟疑半晌,道:“师傅,我、我能跟您学推拿按摩技术吗?”
老康一愣,原则上他是不收徒的,不过,小希可以学,即便学了,也不会抢自己的饭碗。老康点头,指指墙上挂的《人体穴位图》:“你先熟悉一下这张图,没事时对着自己的身体按一按,感应感应,这是第一步,不然我是没法教你的。”
小希想不到老康答应得如此干脆,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改日请您吃饭。”
小希真的很认真地开始学习推拿按摩了。不过,她明显对同住一个小区的那个老太很回避,如果进门时看到老太也来做康复,她会扭头就走。老康想,老太一定对她的内情知道较多,而且喜欢传扬别人的隐私,小希才对她不感冒的。
果然,那天老太又说起了小希:“哎呀,小希那个可怜虫,虽然挣的比白领不少,无奈嫁了个老公太混蛋,败光了老子给的家业以后,索性啥也不干了,一分钱也不挣,全靠她养着,那坏蛋成天叼着烟卷,皮鞋擦得锃亮,在外面的棋牌室昏天黑地,赢了钱就花天酒地,输钱回家不给她好气,不打就骂,小希这丫头倒也真可怜啊。”
老康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深夜光顾过的那个男人,难道小希的老公就是那样一个男人?
03
 “什么?我挨打,我老公打我?”小希如听天方夜谭一般听完老康那些话,竟窃笑起来,“你一定是听了那个八卦老太的话吧?切,那么大年纪,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还有闲心制造别人的闲言碎语。”小希说,那老太其实也很可怜的,据知情人讲,她的老伴尤其最不让人省心,年轻时就留下了很多风流韵事,就算现在也是人老心不老,甚至,一次坐公交,只顾了饱览身边一个年轻异性的春光乍泄,被掏了腰包都浑然不觉。
老康一笑。女人之间永远充满了鸡零狗碎。
 “我如果挨老公打,为什么还要跟你学按摩呢?我老公跟我一样,腰椎啊颈椎呀也经常闹毛病,我学会了按摩,没事就可以给他按,如果我和老公水火不容,我会下贱到那种地步吗?”小希絮絮叨叨。
老康再笑。无论多么优雅的女人,骨子里都逃不掉小肚鸡肠。“我信你好了吧?”老康忙岔开话题,“你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学按摩这么快,我都担心你将来抢我的生意了。”
 “师傅,您取笑我了。我觉得家庭要和睦,女人就要让男人身心愉悦,不但要吃好,身体还要好,现在我已试着给老公做推拿了,他评价不错。所以我今天抱着十二分谢意请您吃饭。”
 “好,那我不客气了!”老康痛快答应。
老康爱吃涮肉,于是,吃着火锅,小希透露了一个消息,她要搬家了。“所以,师傅您要抓紧拿出压箱底的绝活啊。”
 “好端端的为什么搬家呢?”老康不解。
 “主要是消除师傅你的担心呀,”小希眨眨眼,“我要开个康复中心,可不敢在您眼皮底下开呀。”
老康会意一笑。小希不愿把搬家的原因告诉他,却用一个笑话来搪塞。
不久后,小希居然就真的再没出现在老康的店里,长舌老太证实说,小希的确搬走了。开始,活儿不多的时候,老康还是偶尔会想起这个女人的,渐渐地,小希也淡出了脑海,就跟店里那些曾经出现后来再没来过的顾客一样。

半年后的一天中午,长舌老太来老康的店里闲坐,忍不住又对小区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东拉西扯起来。老太身体并不好,但说起这些蜚短流长来居然神采奕奕。老康正暗自唏嘘,老太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大事,一把拽住他:“呀,对了小康,你还记得我们小区那个憋屈女人吗?”老康不由一头雾水。老太一拍大腿:“小希呀!有一阵还是你这的常客,你难道一点不记得了?”说着,惟妙惟肖地描述了一番小希说话和走路的神态。
老康恍然大悟,哦,是有那样一个女人,还曾做过他的顾客和徒弟。
老太说:“昨天我在电脑里看到她了,是我孙子搜索什么视频时无意间发现的。哎,你猜人家是干什么的?了不得,人家是著名作家啊,而且,‘小希’只是她老公对她才那么叫的吧,人家本名、笔名都文雅得很呢,难怪她都那么知名了,咱们还不知道身边居然有一个名人……”
老康有电脑,老太走后,他很快搜到了那个视频。哦,小希,原来姓辛,叫辛未寒,笔名辛未,老康读《推理悬疑》,好像在目录里看到过这样一个名字。辛未寒参加的是一个网络访谈,主题是如何引领年轻人珍视婚姻和家庭。节目里,辛未寒作为嘉宾现身说法,讲起她跟老公的事。她说,男人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她老公年轻时曾经荒唐过,她一度对婚姻和家庭绝望,但她相信,只要愿意等,耐心等,老公这个“孩子”在外面“玩”够了,迟早会回来的。果然,就在某一天,老公对那些醉生梦死的日子突然厌倦了,开始一心一意经营家庭。“现在,老公没有我的允许,他都不敢出门。”最后,辛未寒满脸幸福地说。现场对辛未寒报以掌声。老康看着显示器,忽然有些五味杂陈。看来辛未寒的婚姻确曾不幸过,当时她极力否认长舌老太,只是为了维持一个女人脆弱的自尊罢了。好在,如今她终于夙愿得偿。
这时,店里来了一个顾客,手里拿着一本杂志。老康抬头一看,是附近一个书报亭的老板,他腰椎不太好,来做按摩了。“老康,这是最新一期《推理悬疑》,记得埋单时扣除哦。”
报刊亭老板走后,店里一时没有顾客,老康就一篇一篇翻看起来,看着看着,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里面一篇叫做《温柔里的杀机》的小说,看得他心惊肉跳。
小说里,一个女按摩师由于轻信一个男人的花言巧语而陷入婚姻不幸——男人把自己包装成企业家骗取信任,实际上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赌徒兼酒鬼。婚后,男人暴露了真面目,成天在外鬼混,女人追悔莫及。后来,老公因沉迷打麻将导致颈椎病时常发作,女按摩师经常在劳累一天后,回家给老公按摩,希望用辛苦和温柔打动老公。但老公积习难改,一有好转还是跑出去逍遥。不但如此,老公还在外面勾搭野女人,回来就对妻子拳脚相加,一天,老公酒后还险些将她推下窗台。这天晚上,老公的头晕又发作了,女按摩师再次给老公按摩时,突然狠狠一用力,咔嚓,老公的颈椎发出一声脆响!
小说对颈椎按摩的描写非常细致,竟与老康的手法惊人地一致,老康如身临其境,不敢再看下去了,只好直接翻到结尾,在“尾声”里,女按摩师去残疾人用品店买了一个轮椅,不久,她的老公就坐在轮椅里,被推来推去……
老康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颈椎按摩不当可引起高位瘫痪,何况直接想致人于如此境地。那么,又是谁把自己按摩的手法写得如此入微呢?他下意识地翻回到小说的开头,只见大标题《温柔里的杀机》的下面,是一个记忆里无比熟悉,但杂志里第一次出现的名字:小希!
老康忽然觉得一阵头晕,但他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两个字,任由这两个字越来越模糊,到后来,竟然幻化为一个场景:小希,也就是辛未寒,推着轮椅,里面坐的,是那半夜曾经在老康店里露过一面的男人。男人四肢无力,目光呆滞,而小希却一脸知足的表情,轻轻哼着歌,还低头对那男人说了一句话——
 “老公,你终于不到外面乱跑了……”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