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中篇故事] 重回月亮湖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4 09:54:00

  1。特殊邀请
  
  钟云磊在本地念完大学,选择了留校任教,由于他勤奋努力,38岁就当上了副教授,成了别人眼里羡慕的对象。
  
  今年恰逢高中毕业20周年。毕业10周年时,钟云磊牵头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同学会,很多在外地的同学都赶了回来。一晃又是10年过去,就在他犹豫着是否再搞20周年同学会时,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天,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钟云磊吗?我是阿华,还记得我吧?”钟云磊很吃惊,问:“听说你不是早就去美国了吗?”阿华跟他是高中同学,两人曾经是好朋友,但很久没联系了。
  
  咖啡馆里,人到中年的阿华一身休閑打扮,很有点美国乡村风。阿华解释自己以前回来过几次,但都没时间联系老同学,这次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钟云磊的电话,想叙叙旧。
  
  阿华说话时,见钟云磊表情不太自然,便主动化解尴尬:“还在想着过去的事啊?咱们都多大的人了,我都不在意了,放轻松点!”听他这一说,钟云磊的眉头也舒展了:“你说得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两人聊起从前的校园时光,都开怀大笑起来。
  
  阿华说自己这次回来,还有一个心愿,他神秘地从包里取出一张老照片,钟云磊一看就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不是高中毕业前,几个好朋友在市郊月亮湖畔的合影吗?中间挨着的就是钟云磊和阿华,钟云磊旁边坐着孟小雪,阿华边上则是胖子。
  
  钟云磊抚摸着这张已经泛黄的照片,心里感慨万千。当年他们都在重点班,四个人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前几名,自然就成了好朋友,论成绩胖子最好,小雪第二,他只能排第三名,阿华这小子相对较弱,谁知高三那年却后来居上……
  
  阿华见钟云磊盯着照片出神,在一旁解释道,他上次回来看望父母时,父母见他总是一个人很孤单,提议他找老同学叙叙旧,所以他又想起了曾经最要好的朋友,才借这次毕业20周年之际回来,想寻找当年的好友。
  
  “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到这张老照片,总会情不自禁地想,曾经傲气的胖子现在身处何方?还有漂亮温柔的小雪和沉稳内敛的你,如今又过得怎么样?”阿华用美国式的夸张表情,描述了一个酝酿已久的想法:他想把照片里的人重新召集到一起,回到月亮湖的老地方,像过去那样再拍张合影,作为珍贵的回忆。
  
  钟云磊忍不住笑了,这种浪漫的事情他只在网上见过,按照老照片里的场景,把当时在场的人全部找齐,让这些身份和经历早已改变的人重新来张合影,这其实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想到这里,钟云磊点点头说:“我赞成!”
  
  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两人心里都清楚,当年要好的他们毕业后就各奔东西,从此变成了陌路人,连上次的10周年同学会,也成了钟云磊的独角戏。钟云磊只知道孟小雪在外地生活,找同学打听应该能联系到;现在最头疼的是胖子,这家伙像失踪了一样,只能尽量从各种渠道去找。
  
  回到家,钟云磊打听到孟小雪的手机号,试着拨了一下,果然一下子就接通了。跟他刚接到阿华电话时的反应一样,孟小雪也对钟云磊的来电很诧异。对重返月亮湖的提议,孟小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说会尽快赶过来会合。
  
  这天下午,天气晴好,钟云磊、阿华和孟小雪,三个老同学又回到了月亮湖畔。胖子还是联系不上,钟云磊到处打听都没人知道他的下落。虽然有遗憾,但阿华的心愿也可以算达成了。
  
  月亮湖比以前更美了,曾经的木凳子早已换成了欧式的大长椅,钟云磊和阿华开心地坐在中间,孟小雪依然靠在钟云磊旁边。“我们请个路人拍照吧?”钟云磊话刚出口,阿华就笑了:“拍照的人我早就找好了,你们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两人惊讶地望去,一位优雅大方的女士正向他们走来。
  
  等女士走近,阿华乐呵呵地介绍:“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安安,人家可是心理学专家哟!”阿华说安安也是本地人,他以前回来探亲时认识的,今天就把她也约了过来,顺便帮大家拍照。钟云磊和孟小雪这才恍然大悟,打趣阿华把老外的那套都学精了,就爱制造点小意外。
  
  安安让大家按照以前的姿势坐好,连续拍了好几张,每个人都觉得很像,唯一的遗憾是少了个胖子。阿华站起身来,眺望着远处的湖面,又开始不安分了:“记得当年拍完照,我们干啥去了吗?”
  
  孟小雪想了想,笑起来:“你们仨不是划船去了吗?我害怕,就坐在这里等你们。”阿华趁机提议:“既然都来了,我们就继续重现当年的场景,去划船如何?”见他兴致勃勃,孟小雪只好答应,说自己这次就代替胖子。阿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钟云磊,钟云磊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阿华让安安在原地休息,领着两人去找游船。现在湖上早已换成了气派的观光船,但他坚持要重温当年的感觉,找艘人工划桨的小木船。湖边正巧有工作人员用的小船,阿华过去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把船借了过来,三人登上船,向湖中心划去。
  
  孟小雪坐在船头,阿华和钟云磊坐在船尾两侧划着桨。不一会儿,阿华又玩心大发,扔下桨来到小船中间,趴在船边指着水里嚷嚷:“快看,下面有条大鱼!”说着,他就捋起袖子,整条胳膊都扎进了水里,像是要捉鱼。
  
  小木船开始摇晃,钟云磊努力控制着平衡,阿华却浑然不知。这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阿华一不小心,忽然整个人都翻进了水里,只剩下一只手还紧抓着船舷!
  
  2。惊心回忆
  
  见此场景,孟小雪吓得惊叫了起来,钟云磊却一言不发,脸色铁青。阿华拼命抬起另一只手,朝两人大喊:“快救救我,我不会游泳!”孟小雪想拉他上来,无奈力气太小,只好回头喊钟云磊:“快,你倒也搭个手啊!”
  
  钟云磊却坐着不动,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阿华惊慌失措,几次想爬上船都没成功,眼看就要沉下去了,孟小雪急得直叫:“钟云磊,你是不是想见死不救?”钟云磊这才回过神来,吼道:“你傻呀,我再过来船就要翻啦!”孟小雪只好坐到另一侧,向他示意:“我坐这边,你快去拉他!”
  
  鐘云磊深吸一口气,半蹲着身子,一脚踩了过去,顺势想抓住阿华举在空中的手。突然,他看见阿华狡黠地一笑,那只手猛地又缩了回去。阿华哈哈大笑:“果然够兄弟。忘了告诉你,我早就学会游泳了!”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阿华手脚并用,在湖水里轻快地扑腾起来,径直向岸边游去。钟云磊和孟小雪面面相觑,只好也赶紧划船回岸。
 钟云磊和孟小雪将木船归还后,走回到长椅那里,安安还坐在那儿,阿华也已经换上了一身干衣服。钟云磊一声不吭地坐下来,冷冷地看着阿华,谁都不说话。
  
  孟小雪惊魂未定,看着举止怪异的两人,忍不住问:“你们以前划船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快告诉我!”
  
  阿华冷笑道:“这你得问问他。”
  
  钟云磊长叹一声:“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计较过去了,看来是有备而来啊。既然这样,那我把一切都告诉小雪吧!”
  
  20年前,高三下学期开始不久,四个好朋友相约来到月亮湖,先是拍了那张合影,然后钟云磊和阿华、胖子三人就上了小木船。船到湖心时,胖子突然指着水下喊:“快看,那下面有条鱼,好大啊!”阿华好奇地趴在船边,按照胖子的指引,将胳膊伸进了水里。
  
  谁知小船突然一斜,阿华一不留神半边身子都没入了水中,他刚想爬上去,却感到身体又被人重重地一挤,顿时整个人都掉进了水里。阿华拼命抓住船舷,抬起头刚好看见胖子后退着坐了下来,神情诡异地看着自己。阿华吓得朝坐在远处的钟云磊高呼:“我不会游泳,快救救我!”
  
  可让阿华大失所望的是,钟云磊偷偷瞄了一眼胖子,似乎有些犹豫,迟迟没有行动。阿华真的吓坏了,连续几次想自己爬上船都没成功,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也许是担心闹出大问题,钟云磊叹口气站了起来,跨过去拉起阿华,帮助他回到了船上。三人上岸后,就再没说过一句话。
  
  听钟云磊讲完,孟小雪恍然大悟:“记得你们回来时二话不说就散了,阿华也浑身湿透了,我还以为只是小意外,没想到发生了这么过分的事!”钟云磊见阿华默不作声,无奈地笑了笑:“想必这事一定折磨你很久了吧?这事看上去偶然,也算是必然。”
  
  其实四人虽然要好,私下里的学习竞争却很激烈。胖子成绩最拔尖,但他心理素质最差,往往遇到重要考试就掉链子,所以特别害怕高考,学校领导也知道他的情况,就准备将他作为保送对象。不料成绩靠后的阿华最后一年突飞猛进,上学期期末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名,立刻变得骄傲了起来,这让个性好强的胖子很受不了,私下跟钟云磊说,要找个机会教训一下阿华。
  
  那天在船上,阿华又有点飘飘然,言语间流露出对胖子只想被保送的不屑,夸耀自己可以考更好的学校,没想到这下彻底把胖子激怒了。胖子一气之下,骗阿华去船边抓鱼,趁机把他撞了下去,想教训一下这个不会游泳的自大鬼。钟云磊见胖子给自己使眼色,只好也按兵不动,直到看见阿华命悬一线,才于心不忍出手相救。
  
  钟云磊说完,叹了口气道:“当时我们都不懂事……没想到你还记着这事情。”阿华终于怒不可遏:“你们知道这件事给我造成了多大的痛苦吗?”积攒许久的情绪终于发泄了出来,之后,阿华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还是感谢了钟云磊的坦诚,并解释这次的确是为此而来。
  
  阿华说事情发生后,胖子和钟云磊都有意躲着自己,三个人从好友变成了路人。由于临近高考,他也没有勇气告诉家人或老师,只得选择了逃避,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很难熬,还好高考没有受到影响,阿华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后来又出了国。
  
  这些年来,阿华经常做恶梦,梦见自己被最好的朋友算计,无数次被推入水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回国时结识了专攻心理学的安安,安安分析这是应激障碍产生的后遗症,建议他找到曾经的当事人,尝试心理学的情景还原法,通过相互间的谅解来消除阴影,阿华这才以老照片为借口,把他们重新约到了一起。旁边的安安也证实了他的说法。
  
  “事情其实早过去了,我只想当面听到胖子和你的道歉,问题就解决了。”阿华说真正伤害他的还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事后两人逃避的态度,让他这么多年难以释怀。
  
  钟云磊听完,点了点头,但他没说话,而是掏出手机,找出一张翻拍的老照片,递到阿华眼前:“我没记错的话,这张才是我们四个人最后的合影吧?”
  
  3。意外遭遇
  
  阿华和孟小雪都好奇地看着,这张老照片上依然是他们四个人,地点是市内的一处商业广场,旁边是个烧烤摊。四人坐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阿华换到最边上挨着小雪,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太自然,看来那次事件的影响还没平息。
  
  孟小雪想起来了:“那是高考揭榜以后,我觉得咱们四个那么要好,不知为何就变得跟敌人一样,所以硬逼着你们一起吃了顿烧烤,但好像没多久就散了。”阿华也想了起来。钟云磊提议说:“我们不如再去这个地方看看吧,我还有些话想对阿华说。”于是钟云磊开车,带大家回到市区,赶到了那座商业广场。
  
  傍晚,四个人在广场上找到了曾经的位置,当时这里是家露天烧烤摊,然而时过境迁,摊子早已不在了。阿华对当天的记忆很模糊,孟小雪记得照完相后,他跟自己单独喝酒,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感伤的话,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钟云磊则拉着胖子走到远处,但好像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这顿饭也就不欢而散。
  
  说到这里,孟小雪突然指向钟云磊:“我想起来了,你跟胖子谈完话是一个人回来的,脸上全是血!”她的话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钟云磊没有否认,苦笑着指了指脸颊上一道深深的疤痕,阿华和孟小雪这才注意到他容貌上的改变,没想到竟与此有关。
  
  那天因为孟小雪一再坚持,钟云磊费了好大劲才说服胖子,四个人又再次聚会,吃了顿散伙饭。钟云磊知道阿华心里憋着气,但当时胖子的情况更不妙,他最后不仅没有被保送,居然还落榜了!所以这顿饭注定吃得不平静。
  
  看到阿华跟孟小雪在一起喝闷酒,钟云磊趁机将胖子拉到远处,劝他先把高考失利的事放下,两人应该跟阿华道个歉,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谁知胖子一直抱怨,说自己高考失利就是因为那次犯了错,后来才意识到后果严重,一直害怕阿华会把事情闹大,导致学习完全没了状态,并埋怨阿华先刺激了自己。
  
  见胖子如此固执,钟云磊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想硬拉他回去道歉,两人便扭打起来。胖子冷不防将手中的啤酒瓶砸碎,冲着钟云磊胡乱挥舞,钟云磊扭头躲过,但脸上还是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胖子见又闯了祸,吓得转身就跑,等钟云磊捂着伤口回去时,阿华也已经醉得一塌糊涂。
  提起这事,钟云磊忍不住叹息,那次打架让他脸上留下了无法消除的疤痕。钟云磊盯着阿华的眼睛,真诚地说:“这事我们一直欠你个说法,我当时也尝试过弥补,可惜事与愿违,每每想起都很自责。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向你道歉,请你原谅!”阿华眼里早已闪着泪花,紧抱住钟云磊:“我原谅你,也要感谢你当初救了我。其实认真想想,我以前也太过自大,说话不注意别人的感受,自己也有责任。”
  
  收到钟云磊的道歉,阿华心里轻松了不少,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胖子,虽然他才是真正的主角。钟云磊见天色已晚,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就随手指向身后的一个餐馆,提议去吃晚餐。
  
  四人进了餐馆,在伙计的一番卖力劝说下,点了几个特色菜。菜刚上齐,钟云磊一尝就起火了:“我今天专门请朋友吃饭,你们最拿手的菜就这个水平?去把老板叫来!”他声音有点大,还没等伙计转身,就听见后厨有人回应道:“是谁说菜不好?让我来尝尝!”
  
  话音刚落,一个人转动着轮椅出来了,餐馆老板居然是个残疾人。老板来到四人跟前,刚要开口,左看右看却愣住了。孟小雪眼最尖,抢先叫了出来:“你是胖子!原来你在这里?”钟云磊和阿华也大吃一惊,仔细打量这个轮椅上满身油腻的中年男人,虽然滄桑了不少,但不是胖子还会是谁?
  
  胖子也认出了他们三个,同样吃惊不小:“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孟小雪便主动讲起了从阿华回国到刚刚发生的事。
  
  胖子听完,没有先急着回应阿华,而是叹了口气:“我想你们一定很奇怪,我怎么在这儿,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吧?既然你们找到了这里,一切都是注定,我先带大家参观参观。”胖子转动轮椅就往后厨走,其他人也赶紧站起来,跟了上去。
  
  紧挨着后厨的是一间小卧室,里面的陈设很简单,看来胖子就住在这里。大家进去后,胖子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相册,里面都是他过去的老照片,也有不少四个伙伴当年的合影。大家看到最后一张照片时都很震惊,那是在医院里拍的,浑身是伤的胖子正躺在病床上。
  
  胖子回过头,冷冷地对钟云磊说:“还记得我们打的那场架吗?其实从那天晚上起,我就已经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钟云磊猛地感觉心头一震!
  
  4。难解心结
  
  天已经黑了,胖子沉默着继续转动轮椅,带领大家又走出餐馆,来到了广场边的堡坎上。这个商业广场地势比较高,只有通过几处长长的阶梯才能到达下面的大街,周边其他地方都是堡坎。
  
  胖子指向高高的堡坎下,回忆起从前惊心动魄的一幕,说自己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那时胖子误伤了钟云磊,他看到对方脸上鲜血溅出,意识到又惹了祸,吓得夺路就逃。由于天黑,加上喝了酒,惊慌失措的他弄错了方向,没有找准阶梯的位置,却径直摔下了旁边的堡坎……所幸的是,胖子最终捡回一条命,但从此失去了双腿,也在同学圈里彻底消失了。
  
  至于胖子为什么会在这家餐馆里,原因也很巧,餐馆其实是他舅舅开的。那顿散伙饭,就是胖子提出来这里的,因为当时烧烤摊也是他舅舅在经营。胖子残疾后只能帮着舅舅打理餐馆,一晃就快20年了,自尊心强的他不想碰见熟人,所以吃住都在后厨解决,也很少出门。大家听了都唏嘘不已,钟云磊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料到那天的争执竟酿成了如此惨剧。
  
  “我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每次看到我们在一起时的照片也很后悔,但罪不至此吧?至少现在你们每个人都健健康康,而我剩下的人生却只能与轮椅相伴了!”胖子的声调陡然拔高,所有人都不忍心再刺激他。
  
  回到餐馆,胖子让人把饭菜重新加热,又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陪着大家一起吃。见气氛太过凝重,钟云磊忍不住开了口:“胖子,我们知道你这些年的确不容易,但毕竟阿华是无辜的,他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心理治疗,你就当面给他道个歉吧!”
  
  其他的人也都看着胖子,等他的反应。谁知钟云磊突然“哎哟”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冒。众人都慌了神,胖子却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每次你都装好人,没想到吧?我过去最恨的就是你,可惜自己先成了废人,老天保佑你居然又出现了,咱们该算算老账了!”
  
  原来自从月亮湖发生的事情以后,胖子害怕阿华报复,内心其实也有悔意,只是心高气傲的他不愿表露。那次散伙饭,胖子也明白钟云磊说得有理,无奈当时高考失利正在气头上,又不想当众丢面子,便想以后再找阿华道歉,谁知钟云磊坚持要他当场表态,胖子被惹怒,才有了过激的举动,没想到最后伤得最重的是自己。
  
  这些年来,胖子一直将自己的悲剧都归咎于钟云磊,不料今天竟等来了机会。刚才胖子给每个人都上了碗八宝粥,暗中却在钟云磊的粥里放入了餐馆的老鼠药,存心要报复他。
  
  事情来得太突然,大家都有点慌了神。阿华鄙夷地瞪了一眼胖子,提醒道:“我们得赶紧送他去医院洗胃,希望不要出大问题。”孟小雪和安安答应一声,三人顾不上跟胖子算账,一起扶着钟云磊离开餐馆,开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经过紧急洗胃和治疗,钟云磊慢慢恢复了过来,大家怕他再出状况,全都在病床旁陪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阿华气愤地想去报警,却被钟云磊拦住了,要大家带他重回餐馆,想当面跟胖子交涉。
  
  他们再次来到餐馆,询问里面的伙计,得到的回答却令人意外:昨晚他们一群人离开后,胖子便让人将自己送上了出租车,整晚都没有回来!一个坐轮椅的人会去哪里呢?众人都很奇怪。伙计想了想说,胖子虽然平时都在餐馆,但有时晚上会一个人去月亮湖发呆。于是大家决定再次赶往月亮湖。
  
  果不其然,四人重新回到月亮湖,透过清晨的薄雾,远远地就望见胖子独自坐在湖边。胖子听见了响动,回过头见他们正一步步走来,马上抓紧轮椅,示意再靠近自己就会退到湖里去。四人只好停下来,劝他不要冲动。
  
  胖子突然仰天长叹,泪流满面:“我以为跳下去就可以一了百了,没想到人长大了更怕死,我一整晚都下不了决心。可我已经是个废人,又干了那么多坏事,还有勇气继续活下去吗?”
  
  对面响起坚定的回答:“你肯定能活下去。我了解你,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颓废,相信跨过心里那道坎,你还会是曾经那个最优秀的胖子!”胖子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说话的竟然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安!
5。悲喜逆转
  
  见大家都在发愣,安安笑着解释她其实是个吃货,以前碰巧去胖子的餐馆吃过几次饭,也曾经看见过胖子。但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次偶然参加市里的优秀企业家表彰会,坐着轮椅的胖子也出席了,她才知道胖子已经开了好多家餐饮连锁店,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者!
  
  胖子没想到被人认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承认了安安说的一切。原来胖子的舅舅多年前就去世了,把餐馆留给了胖子,胖子也逐渐找回了生活的勇气,凭借着聪明和用心,将事业越做越好。然而往事始终令他难以释怀,加上行动不便,所以胖子选择低调做人,抛头露面的事都让别人去做,自己一直坚守着这家老店,没想到唯一参加的那次表彰会,却让安安记住了自己。
  
  这时胖子的情绪稍显缓和,他又喃喃地说:“可是我犯了那么多错……”安安接着安慰他,20年前的过错过去很久了,毕竟只是一时冲动;至于昨晚伤害钟云磊的事,只要他真正认识到错误,相信大家都会谅解。不过作为心理学工作者,安安希望胖子主动去公安机关坦白,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摆脱心理阴影,继续来之不易的事业。
  
  胖子感激地点点头,目光终于又转向了阿华:“阿华,我知道这句道歉迟到了很多年,心里其实一直很愧疚,自己也遭到了报应……你能原谅我吗?”阿华早已按捺不住,激动地走过去,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时钟云磊也上前,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大为惊讶,本想主动乞求他原谅,钟云磊却大度地说:“我知道你就是想消消气,没打算真要我的命,不然老鼠药也放得太少了点吧?”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胖子也破涕为笑,激动地说:“果然都是当年的好朋友,我是在跟大家闹着玩呢!”
  
  原来,在市场打拼多年的胖子早已改掉了偏执的个性,昨晚刚见到大家,得知自己曾经的行为给阿华带来的困扰后,就已经决定要弥补过错。“月亮湖还原之旅,少了我这个主角怎么成?”胖子狡黠地一笑,说他其实今天早上才赶到月亮湖,就知道大家肯定会来这里找他呢!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钟云磊更是想不通:“你想给我们惊喜,也不至于拿我下手吧?”胖子苦笑着摇摇头:“老同学,我其实跟阿华一样,这些年心里也不好受啊!”胖子说他明白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但心底总藏着个疙瘩,就是气恼钟云磊那次硬要逼自己道歉,导致出现了意外。“我就是想吓唬你一下,自己心里也算平衡了,嘿,当真变舒坦了不少……”
  
  放老鼠药还叫吓唬?钟云磊仍然纳闷,胖子哈哈大笑:“我那是假的老鼠药!不然你现在还能这么活蹦乱跳?”胖子解释自己本来就开餐馆,没事也琢磨了些搞怪整蛊的东西,让人吃了肚子疼还不是小菜一碟?钟云磊这才恍然大悟,装着为了找回面子,也故意摸了摸脸上的疤痕:“你小子!我其实也一直有心理阴影呢,不过看你都成这样了,阴影早没了。”
  
  老朋友们终于都解开了心里的结,胖子坚持要陪阿华重新下湖,他们于是又借来艘小木船,让安安和孟小雪在湖边休息,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向湖中心划去。不一会儿,钟云磊突然看见安安跑到湖边,着急地向他们招手,他赶紧招呼大家返回。
  
  三人赶回岸上,安安着急地说:“小雪不见了!”她说今天总感到孟小雪有些反常,话不多而且心事重重,刚才小雪说要去打個电话,谁知转眼就没了人影。
  
  大家立刻紧张了起来。“她家都不在这里了,一个人会去哪里?莫非我们三个之间的事,也触动了她的心事?”钟云磊自言自语。胖子和阿华也觉得有可能,孟小雪是他们中唯一的女孩,心事也最难猜。“小雪虽然不太张扬,人其实也不简单。”阿华提醒大家,当年学校最后保送的对象可是孟小雪。
  
  三人都想起来了,那次的结果是他们谁也没料到的,本来都以为肯定是胖子,不知怎的最后竟换成了孟小雪。
  
  四个人等到晚上,孟小雪仍然联系不到。就在他们商量着准备去报警时,钟云磊的手机微信突然收到一个定位,是孟小雪发过来的,地址是本市的一家大型KTV!
  
  一行人马上赶了过去,得知孟小雪在KTV最大的包间。大家刚进去,就看见孟小雪一个人满脸通红地坐在里面,桌上摆满了小酒瓶,顿时都哭笑不得。
  
  孟小雪醉醺醺地招手,让大家都坐过去,然后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说:“你们全都有老照片,终于轮到看我的了吧?”这张照片是手机拍的,时间上明显更靠后。钟云磊一看,立刻呆住了。
  
  6。好友重逢
  
  照片上的背景就是这个包间,一大群人正喝酒唱歌,气氛很热闹,钟云磊却在旁边昏昏欲睡。钟云磊想起来了,这是上次10周年同学会时的场景,他当时已经喝多了,不过他仔细看照片才发现,就在另一端的角落里,孟小雪正在跟几个女同学嘀咕着什么,神情很诡异。
  
  钟云磊大吃一惊:“10周年同学会你们三个不是都没来吗?怎么会有你?”孟小雪解释自己其实也到了,只是唱歌时才溜了进来,正巧碰上钟云磊喝醉了说胡话,先是抱怨三个好朋友都没来,接着叹息胖子和阿华之间有问题,到最后又话锋一转,竟把矛头指向了孟小雪,说他们都很清楚胖子最需要保送,她完全可以选择自己去考,害得胖子落了榜。孟小雪见大家全都诧异地看着自己,又羞又恼,最后哭着离开了。
  
  听了孟小雪的话,钟云磊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但一想又不对劲:“我当时是有点过分,但你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按说当初问题都出在我们三个身上,跟你没多大关系,为什么毕业后你也与我们断了联系,连参加同学会也偷偷摸摸的,你究竟在逃避什么?”孟小雪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我在躲胖子,因为是我故意偷走了他的保送名额,不然他后来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大家全都愣住了,胖子更是瞪大了眼睛。
  
  孟小雪终于说出了心中积压已久的秘密:当年他们三人去划船时,她独自待在湖畔,本想用相机拍下三人划船的场景,不料竟拍到了意外的一幕。她不清楚船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因为她其实也很渴望被保送,只是碍于胖子从来没有表露过。
  
  于是,孟小雪偷偷给班主任看了照片,凭着自己的猜想,添油加醋地说胖子和阿华相互嫉妒,险些在外面闹出人命来,班主任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孟小雪知道学校对保送的人选尤其看重品德,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保送对象由胖子换成了她。
孟小雪痛苦地说,她本以为只是耍点小心眼,但看到高考失利的胖子像换了个人,以至于后来音信全无,让她有了深深的负罪感,所以也远离了同学们,怕再谈及保送的事,更害怕听到关于胖子不好的消息。
  
  这两天发生的事让孟小雪深受触动,当看到双腿残疾却更加乐观的胖子,以及他们三人的相互谅解,她忍不住想大哭一场,忽然想起了上次令自己伤心的地方,所以独自跑到KTV发泄了一整天。最后她终于决心正视自己的问题,坦白一切。
  
  孟小雪把心里的话说完,本以为会遭到大家的责怪,谁知短暂的沉默后,胖子第一个安慰她:“你其实不用太自责,都是我在船上犯错在先,要不然哪会有后来的事?要怪就怪我自己心理素质太差。”阿华见状,也赶紧插话:“要说最先犯错,还是都怪我这张嘴。”
  
  这时一旁的安安也开口道:“其實那时大家都不懂事,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过往的经历是最好的老师,过去的就把它彻底忘记吧,我们更应该把握今后的人生。”见大家都点头认同,安安莞尔一笑,一只小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身旁钟云磊的大手。
  
  阿华正好看到了这一切,触电般地跳了起来:“不会吧?安安老师,我还以为你只是我请来的,难道你跟云磊……”安安羞涩地点点头。
  
  见大家都蒙了,钟云磊笑着站了起来:“大家的相遇其实是我俩特意安排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让我来揭示真相吧!”
  
  原来钟云磊跟安安在同一个学校教书,安安可是心理学系的副教授呢!两人一直互相倾慕,这两年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有一天钟云磊翻看老照片,感叹快到高中毕业20周年了,又提起上次的10周年活动,遗憾最要好的朋友们仍然没有消息,安安就想帮帮他。
  
  安安喜欢做公益,经常给社区空巢老人做心理疏导,正巧发现阿华的父母也在其中,就通过他们,趁着阿华回国探亲时结识了他。两人聊天时,安安问阿华为何在本地没什么朋友,阿华叹了口气,也给她看那张老照片,并倾诉了自己正在承受的心理折磨,于是安安感觉机会来了。
  
  安安便和钟云磊商量,说服阿华以还原老照片为缘由,开启了这次心灵治愈之旅。两人本以为让大家再次相聚,解决阿华的问题,找回失落的友情就结束了,没想到却引发了所有人对往事的回忆,发现每个人内心都深藏着秘密。还好,大家的心结最后都解开了。安安之所以假装跟钟云磊不认识,是不想影响好朋友之间的交流,以旁观者的身份来见证,没想到也为自己的心理学实践找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案例。
  
  往事如风,却刻骨铭心,大家都感慨万千,约定将以四人共同的名义,组织这次的20周年同学会,不过钟云磊却提议先做一件事情:再次重返月亮湖!
  
  在熟悉的湖畔,安安微笑着按下快门,四个好伙伴按照当年的方式,重新留下了合影。他们惊奇地发现,照片上的自己虽然比过去成熟了许多,但笑容依然是那么真挚、开怀。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