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谁的江湖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5 09:44:51

 

1。死讯

江峰得知黄金盟的少帮主蒋烈的死讯后,着实吃惊不已。

江州知县告诉江峰,今天一早,他收到了从画舫送来的飞鸽传书,说是蒋烈死了。所以,他派江峰前去调查此案。

江峰接到了命令后,便准备打马赶往事发地点,谁知知县却告诉他,这回用骑马不行,需要乘船。

原来,在三天前,一艘巨型画舫开出了江州码头,准备顺流而下,进行一次长途旅行。这次旅行的发起者正是黄金盟的总帮主蒋可危。在当今江湖,蒋可危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他这次做东,请人打造了这艘巨型画舫,然后邀请青山、逐云、追月三个门派前来聚会。

在外人眼中,这次聚会绝对不简单,但是他们到底在商议什么,也没人能够说出一二来。

江峰赶到码头之后,找了最快的轻舟,追赶画舫。

此刻,在画舫之上,蒋可危正为丧子一事而悲痛。蒋烈失踪的时候,蒋可危派了所有的人搜遍了整艘船,也没有发现儿子的下落。

当即,他下令将船停下来,派了水性好的弟子,跳入江中寻找。

最后,当儿子的尸体被呈上来的时候,蒋可危发现蒋烈的尸体上面全是斑斑血迹。他怀疑是有人谋杀了自己的儿子,便下令船上所有的人,没有命令不得离开,又命令帮众把守甲板的各个角落,防止有人逃走。

转眼,青山帮的帮主胡青山率先发难,说虽然蒋可危为盟主,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将一大群人困在船上,实在是非常不合理,他准备率人乘坐小船离开。

蒋可危当即大怒,命人将青山帮帮主胡青山拿下,众人一拥而上,却突然都不动了。原来,胡青山已经在众人身后布置了蜘蛛网一样密集的细线陷阱。

冲得最快的几个黄金盟的帮众并不是停住了,而是已经死了。只见几个人瞬间变成了无数交错的肉块,鲜血四溅到周围人的身上和脸上,把众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就在人们以为胡青山可以轻松离开的时候,突然有几团飞旋着的物体击打到了“蜘蛛网”上,片刻之间,蜘蛛网就全部化开了。

一个人走过去,轻轻一吹,蜘蛛网便瞬间断裂了,那人三两步便追上了胡青山,一拍他的肩膀,胡青山感觉到后面有人追过来,也不慌忙,身体侧移,轻松地躲了过去。

那人又接连几团黏液飞出,胡青山往后弹跳一步,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编织着蜘蛛网,然后整个人挂在蜘蛛网上爬行,躲开了正常情况下绝对躲不开的黏液攻击,接着便借用蜘蛛网作为弹床,将自己弹射出来,冲向那人。

那人见再斗下去,也是无果,这才做了一个休止的动作,说:“胡掌门,这件事如果真的与您无关,您又何必急着要走呢?”

胡青山一副不屑模样,说道:“乌逐云,你这一副谄媚模样,真令我作呕!”

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逐云派的掌门乌逐云。
 

2。嫌疑人

这个时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追月派掌门也走了出来,冲着两人阴冷地笑了一下。

胡青山对追月派掌门李追月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刚才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想等我们两人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你上来好偷袭,然后坐享渔人之利吧。”

见被两人识破,李追月悄悄地将掌心的阴寒之气收拢,慢慢平复了语调说:“没有的事,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

“够了!”这个时候,蒋可危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明白,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这胡青山,幼年家贫,经常与毒虫蜈蚣为伍,所以习得一身毒虫般狠毒的武功,最擅长用头发丝作为攻擊和防守的武器,能在眨眼之间,在几处支撑点下,制作出一张极其锋利的大网!据说,这些头发丝都是他让手下去搜集的,每月消耗巨大。

而乌逐云最厉害的,要属他那一口唾液,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唾液,据说,他每天都要喝水很多,然后将身体中百分之七十的水分都调动起来,在消化道里进行复杂的加工提炼,然后储存在口腔内部的两个大囊当中,在与人过招时,随时用来形成唾液暗器,攻击敌人,杀伤力惊人,而且常人难以防备,据说还有腐蚀性……

在所有事情中都属于冷漠中立派的李追月,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秃鹫,在任何纷争过程中都保持着旁观姿态,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爱好和平,与人为善,只要是有一方,或者两方都处于颓势,他便会伺机而动,寻找腐肉……

这三派平时都明争暗斗,貌合神离,虽然三派名义上都尊蒋可危为盟主,实际上都各怀鬼胎。

这次的儿子离奇身亡,蒋可危最先怀疑的,就是这三个人。

蒋可危按动了一个机关,整个船舱瞬间发生了变化,无数木板进行了重新的移动组合,瞬间整个船舱就被封闭起来,三个派别的帮主都被升起的木墙给挡住,关进了三个小木牢房……

这艘画舫在制造之初,蒋可危就为了防止有变,而留了一手,如今他正是利用了这个机关,将整个船舱进行了布局的变化!

众人惊叹叫嚣之余,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因为他们发现,这木板不知用了什么材料,刀劈不烂,水火不进,出奇的结实!
 

3。验尸

一连过去了两天,蒋可危派了手下仔细地调查盘问,还是没有办法查出到底是谁杀死了儿子,就在他绝望之时,手下人报告,说有一艘小船,正在快速地赶来。

因为船停在原地好几天,加上江峰的船是轻舟快船,借风势而动,所以很快就追赶上来。蒋可危一听说那人是捕快打扮,顿时就变了脸色,说:“不要让他上船,这是江湖之事,就算是查不出真相,也不要他这朝廷走狗来过问。”

蒋可危下令扬帆启动,并将船上配制的火炮,全部装上炮弹,瞄准江峰的小船。

转瞬之间,炮弹齐发,落到小船之上,不一会儿,小船就燃烧沉没了。

就在蒋可危志得意满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正是江峰,江峰早就知道蒋可危不会友好地接他上船,于是在接近大船的时候,就已经下水了,偷偷地向大船游过来,他将一套捕快的官服绑在了一个木质支架上,伪装成了自己,骗过了众人。

江峰抹了抹脸上的海水说:“蒋帮主,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插手你们帮派内部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想你一定是遇到了麻烦。”说完,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木质牢笼,发现三个帮主正一脸怒气地看着这边,心中顿时明白了事态的进展情况。

蒋可危沉默片刻,道:“这事情可以请你帮忙调查,不过最后如果查出到底谁是凶手,那凶手一定要交给我!”

江峰点点头,答应了。

蒋可危给江峰分配了房间,然后让他换好衣服就过来,他会让人带他去了解案情的。

侍女送来了新的干净衣物,江峰却摆摆手,将她打发了。

江峰将衣服绑在头顶渡水而来,所以官服并没有湿,他擦干身体,换好官服就走了出来,这身官服是代表他的捕快身份,他绝对不会在办案的过程中脱下来。这身衣服对他来说,不只是几块布那么简单,而代表一种责任感。

他刚走出自己的房间,就发现一个美丽妇人已经等在门口了。

他仔细一看,发现妇人的脸上还是有些许皱纹,难掩岁月痕迹,妇人一开口,介绍自己,顿时把江峰给惊呆了。

原来,这妇人是蒋可危的妻子,盼熙。

盼熙也不是简单人物,家中也是世代习武的大家,在江湖上很有名望。据说,在蒋可危初出江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他和盼熙在街头偶遇,正巧有人准备去找盼熙麻烦,蒋可危立马上前营救,谁知自己技不如人,很快就被打得满街跑。就在他以为自己不保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救了,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盼熙。

他当即就惊呆了,原来,盼熙不是被人找麻烦,而是准备去找那几个小混混的麻烦,那几个小混混知道打不过盼熙,见突然来个毛头小伙子,正好有气没处撒,所以就往死里追打蒋可危!

因为这件事,两人结了缘。后来虽然也经历一些波折,不过好在两人真心相爱,所以突破了重重阻碍,喜结连理,在江湖上被传为一段佳话和传奇。

此时看来,盼熙果然是天姿国色,虽然岁月流转,但是风光依旧,她带着江峰来到了疑似的案发现场,就是船头。

因为在事故发生之后,蒋可危早就命人将所有的角角落落都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发现船体被凿坏破损的迹象,所以可以认定的是,蒋烈是从甲板的船舷边落水的。

江峰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船舷的情况,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虽然说有些脚印污迹,可是也不能判断到底是谁的,与案件有没有关系。

不过,既然他提出来了,盼熙十分当回事,将这件事吩咐给手下,让他们彻查和比对船上所有人的鞋底。这个工作耗时巨大,所以暂时得不出结论。

接着,两人一起来到了死者蒋烈停尸的房间。为了避免尸体腐烂发臭,房间里面放了一些冰块和熏香,不过即使这样,里面的味道还是不好闻。进去的时候江峰捂住了鼻子,他特意看了一眼盼熙,发现她神色哀伤,不过只是淡淡的,似乎不太伤心。江峰心想,难道她对丧子并不感到悲痛?

江峰查看了一下尸体,发现尸体的肚腹上有一个血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不过皮肉有些炸裂,一时难以分辨是如何造成的伤口。尸体的胸腔积水并不多,由此可以判定,死者是死后才落水的……那么现在基本上可以判定,死者是脏器被击穿而死,之后才落入水中,至于是谁将他抛入水中的,或者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入水,就不得而知了。

这么想着,江峰退了出去,他发现盼熙正背对着他用手擦拭着脸庞。他经过盼熙身边时,发现她又换了一副正常自若的表情,顿时心里就明白了,看来盼熙还是十分悲伤,只不过碍于面子,她不好在他面前太過表露。

接下来,盼熙带领着江峰转遍了整个画舫,江峰这才发现,这船真是豪华,有专门的藏书房,还有下棋、喝酒、听曲的娱乐房,此外还有专门的歌姬和舞姬。这还不算什么,为了能吃上新鲜的蔬菜肉类,竟然还在船上种植了水果蔬菜,饲养了家禽和猪牛!最让江峰惊奇的是,还有专门的铁匠铺制作兵器。原来,在船上旅行期间,几大帮派时常会切磋切磋武艺,兵刃也往往会有损耗,需要锻制,所以船上配制了铁匠铺好及时修补炼制新的兵器。

江峰走进铁匠铺,发现那打铁的人肌肉结实,正挥舞着锤子,打击一件武器。江峰立马就认出了他,这人叫秦无,原来是江峰的一个朋友,以前也是铁匠,不过是在岸上,后来搬走了。
 

4。绝招背后的秘密

江峰和秦无叙了会儿旧,然后约好了等会儿调查完之后,到船上的酒馆喝酒。

接下来,江峰便前往所有人住的船舱。在胡青山的房间里,江峰发现了一些胡青山平时练功用的头发,他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这些头发质地柔软,每一根都很有光泽。胡青山的这些头发武器很长,是由很多根接起来的。这些头发还经过处理,抹了一种特殊的油。江峰闻了会儿,感觉非常恶心,隐约还闻到一股尸体的味道,难道说胡青山……

他离开房间后,就让盼熙找来一个青山帮的人。

过了一会儿,青山帮的小弟便被带来了,他一见到江峰,就浑身直发抖。

江峰让他不要紧张,拿出头发,问他:“这头发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能够在人体身上造成一个血洞?”

青山帮的小弟慌忙摇头说:“这个是不可能的。”

江峰看了他一眼说:“你最好不要撒谎,不然有你好看的。”

那小弟忙说:“确实不可能,我们帮主平时最喜欢炫耀,所以他所有的招式基本上大家都见过,不是什么秘密,这个别的帮派的人应该也都知道,确实是没有您刚刚说的那种招江峰想了想说:“那头发上为什么会有尸体的味道呢?”

小弟颤抖着说,如果说了自己可能小命不保,江峰让他大胆说出来,只要说实话,保他周全。

小弟这才说,胡青山每次都会让他们去找头发,看到哪个妇女的头发长得好,就将她们的头发割下来,作为他的武器的材料,而且他还……

江峰插嘴道:“难道他还杀人炼制尸油?”

小弟摇头说:“不是,我们帮主是让人去找死去的牲畜炼油,顶多就是去买尸体来制作,据我所知,帮主没有为此杀过人。”

接着,江峰又问他:“胡青山跟蒋可危有没有什么过节?”

小弟说:“我们帮主是看蒋可危不爽,可是他应该不会杀死蒋烈,因为据说,据说他……”

江峰怒道:“快说。”

小弟看了一眼远处的盼熙小声说:“据说蒋烈是胡青山和盼熙的私生子。他怎么会杀自己的儿子呢?”

江峰心里有点蒙,还是摆摆手让他走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之后,江峰又去查看了乌逐云的房间。这回,他发现乌逐云的房间里还算正常,要说不正常的就是两个像是鸡蛋壳一样的东西,他怎么也想不出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于是,他又让盼熙去请来了一位逐云派的小弟。

那小弟看了一眼江峰手里的鸡蛋壳一样的东西,说这是他们帮主的秘密。

原来,乌逐云正是通过这个装置来喷射唾液的。他将自己的身体两侧挂上两个储存黏液的羊皮袋,将导管连接之后,将这两个东西含在嘴里,然后将衣服盖住下面的部分,来进行攻击和喷吐。那些招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神奇。

接着,江峰便向那小弟问道:“这种唾液能否造成那种血洞一样的伤口?”

小弟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江峰找来一块生猪肉,然后将羊皮口袋里剩下的黏液倒了上去,发现猪肉确实出现了大面积的腐蚀,不过这种情况看起来和蒋烈身上的血洞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盼熙觉得可能有点晚了,问江峰是否要休息。

江峰却摇摇头,说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查案,要是要休息的话,那他完全可以不用来了,就问盼熙是否累了。

盼熙说自己确实精神不太好,不如另外找个人来陪他参观。

江峰就推荐了秦无,盼熙想了想,让人把正在打铁的秦无找了过来,让他带着江峰继续参观。

接下来是老秃鹫李追月的房间了。这回,他们发现李追月的房间里面十分正常,除了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之外,没有发现任何让人起疑的东西。

不过,有了兵器专家秦无的帮忙,他们很快就发现在房间里实际上有个暗格。

 

秦无说:“这是每个掌门房间都有的,这个暗格的设计是为了让他们放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

他们发现暗格里,竟然有一本笔记,里面详细记录了李追月所使的掌法的秘诀。

这掌法阴寒,能瞬间将人给冻住,被冻住的人全身的血液流速减缓,直到断气。可这掌法并不会造成蒋烈身上出现的那些血洞。

江峰想了想准备离开。

秦无却阻止了他,他将笔记本倒过来,然后对着烛光看了一下,指着笔记本说:“你看,这里面还有字呢。”

果然,里面还透着隐隐的字光,不过却是一些字的笔画,根本不是完整的字。

秦无将这些字的笔画和正面印制的字的部分笔画进行了重新排列组合,结果竟然能读得通了,这回显示出来的内容,是一份兵器谱。

上面记载了一种神秘的兵器,是可以用来发射细小炮弹的发射装置,装置的外形如同一支炮管。原来,李追月的手腕上绑了两个这样的装置,里面可以发射金属弹丸,金属弹丸能够自动打开,里面是李追月养的冰蝉。这种蝉会吸收人的热量,而且瞬间将人血冻住,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正当江峰觉得又是白忙一场的时候,秦无却说:“你想想,这些冰蝉也许会在人的肚子上咬噬,出现那些血洞伤口……”

江峰当即找了一个追月派的手下问了详细情况。结果果然如此,那冰蝉他们养过,一次不小心一个帮众被咬到了,肚子上有一个大洞。

难道说,蒋烈死于冰蝉,只不过在水里泡久了,所以冰冻过的痕迹消除了,只剩下一个血洞?

这么想着,江峰就准备去找李追月套口供,让他自己交代。

谁知,等他赶到的时候,却发现蒋可危已经在对李追月上刑了,李追月已经奄奄一息,可是他还是坚持说自己没有杀死蒋烈。

江峰看他表情十分坚定,不禁心里开始打鼓,他让蒋可危停下来,说是要做一个实验。

蒋可危想了想,觉得让李追月冤死还好,要是让真凶逃走就不好了,于是同意了。

江峰和秦无找来了一块生猪肉,然后将武器和冰蝉配制好,对绑在柱子上的生猪肉进行发射,结果发现,果然上面出现了一个血洞。

不过,令众人惊讶的是,那个血洞非常大,大到整块生猪肉都快消失了……

原来,那些冰蝉十分贪婪,吃起来将自己肚子撑到几十倍大,慢慢撑死才停下来……

江峰看了一眼冰蝉的死状,不禁联想到,人不也是一样吗?在座的这些人,不满足于自己的地位,不断杀戮,修炼更厉害的武器和所谓的绝学,最后也一定没有好下场。

不过这样一来,李追月就不是凶手了,因为傻子都看得出来,这血洞跟蒋烈尸体上的完全不一样!
 

5。离奇的结局

当天晚上,蒋可危大发雷霆,说如果江峰再查不出来,就把他丢进江里喂鱼。

突然,江峰灵机一动,他把秦无叫到酒馆喝酒,一边喝,一边聊得十分尽兴。

两人喝完都醉醺醺的,去客房睡了。

监视两人的探子立马回报蒋可危和盼熙,两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十分的郁闷,蒋可危不禁道:“看来这捕快完全不行,指望他破案,不如指望猪上树。”盼熙也是哀叹道:“儿子之死看来是没有办法追查出來了。”

正在這时,突然门外有动静,似乎有一个黑衣人飘过。

两人立马前去追赶,一直追到大厅,突然就见金光大亮,整个船舱都亮了起来。被关在牢笼里的三大帮派,以及蒋可危夫妇全都到齐了。

这个时候,只见蒙面人摘下面罩,不是秦无又是谁?

大家正议论纷纷,叫嚷着秦无是凶手的时候,却见江峰缓缓走了出来,手里正握着什么,人们这才看清,发现他在转核桃……

“秦无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众人一致看向江峰,等待他说出答案,谁知他却说,“是蒋烈自己!”

大家都不相信,说怎么可能有人杀死自己?如果他是自杀,为什么要自杀?自杀之后,死人又怎么会跳进江里,难道说是有鬼吗?还是说有人将他丢进去的?

江峰摇摇头,说:“都不是,他是自己跳进去的,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不算是自杀。我告诉大家案情真相,是不是自杀,如何裁量,就由大家自己来判定吧。”

接着,江峰说出了真相。他叹了口气,说:“这蒋烈确实是因为腹部的脏器被击穿而死,然后才落水。不过,我们在他房间的暗格里发现了他留下的遗书。”

说到这里,蒋可危大惊道:“我明明检查过暗格,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啊。”

江峰解释道:“那遗书,他不是直接藏在暗格中,而是将遗书用信封装了放在了暗格里,因为信封上浆糊还没有干,粘在了暗格的侧面,所以你们没有发现。我也是从黄金盟帮众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后,才怀疑他有自杀的念头的。遗书更加表明,他本来是想从甲板跳下自杀的,因为甲板很高,相当于高塔,落下摔到江面上,无异于平地自杀。而他的身体经过下层船舱的高度时,一颗核桃从窗里射出,将他当场打死!

“其实为了防止有人不慎落海,在船的下部安装了一个伸出的安全网,不过因为黑夜和视角的关系,蒋烈并没有看见,如果他落入安全网,他的自杀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可惜他被飞快弹出的核桃击中而亡。根据律法规定,一个人如果实施有计划的自杀并且最终身亡,那么即使自杀过程发生变化,依法也应认定此人是自杀。

“可是现在这件案子的性质有了变化。因为我发现那排船舷上的脚印竟然是和蒋烈的相吻合,便查看他下落轨迹中,经过了哪些房间,其中正好就有蒋盟主和夫人的卧房。

“秦无对核桃进行了检查,发现核桃被做了手脚,虽然是外表一样,也能吃,但内部的结构重心做了调整,飞行的速率和轨迹类似铁弹的效果……

“当时蒋盟主正和盼熙夫人发生争执,其理由可能是关于蒋烈是否是胡青山私生子一事吧,你们激烈争吵中,盼熙随手抓起了核桃,扔了出去,核桃没有击中蒋可危,而是从窗户飞出去击中了死者蒋烈,你的儿子。所以,到目前为止,现在这桩案件又变成了一桩凶杀案。

“可是,事情到这里却并没有结束。那核桃如果只是普通的核桃也就罢了,可是经检查,我发现这核桃里面被人做了手脚,你们一直有争吵后扔核桃的习惯,这一点我已经向其他人证实过了。不过平常的核桃不具杀伤力,出手也都有轻重。可是这次却是不同了。

“这颗核桃是谁准备的呢?这个人应该就是预谋杀死你们两个,最后却害死了你们儿子的凶手!”

说到这里,众人都集中了注意力,望着江峰。

江峰顿了顿,继续说:“但是峰回路转,我经过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换铁核桃的正是你们的儿子蒋烈。他早就觊觎帮主之位,在胡青山、乌逐云、李追月的怂恿下,想到借刀杀人的法子。在三个帮主的帮助下,他制作出了以假乱真的暗器核桃。他知道你们夫妻二人有吵架之后扔核桃的习惯,加上你二人都有功力,核桃改装后在你们手里就是杀人武器。他故意将胡青山和盼熙的旧事重提,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就是为了让你们二人吵架争执。可惜他发现你们一直没有出现死伤,猜测你们没有中计,反而是可能已经知道了铁核桃的事情,不久就会来找他算账。他又失望又害怕,决定跳船自杀,却被从窗口射出的铁核桃打死了。也就是说蒋烈自己杀了自己,此案最后仍被认定是一桩自杀案……”

听罢,众人都惊叹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峰接着又说:“这件事情,我刚才借着秦无调虎离山之际,已经检查过了核桃的数量,发现少了一颗,可是正常人是不会只吃一个核桃的。关于蒋烈购买制作铁核桃这一点,他已经在遗书中交代了,所以我推断出了这一切……

“我知道这个案件听来确实离奇,大家都有些不相信,可故事中那一件件看起来十分偶然的事情,如果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它们实际上是必然会发生的,而决定结果的正是蒋烈自己。

“人的命运也是如此,它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是向坏的方向发展,取决于每个人自己。”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