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新传说] 一车煤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21 05:13:03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还没到小寒,屋外就滴水成冰了。
  
  这天半夜,刘老三被一阵寒气冻醒,骂骂咧咧道:“这啥鬼天气?三九还不到就冷成这样,这个冬天咋过!”
  
  老婆被他吵醒,嘟囔了句:“守财奴!现成的大氅你自己不盖也就罢了,连孩子都不给盖,非叠在箱子里藏着不可,冻死活该!”
  
  刘老三望向立在床头的木箱,没吭声,抖抖索索地穿衣下了床,趿着鞋走到门口把木门打开,顿时一阵寒风冲了进来。他赶紧缩回身子关严门,站在屋里想了会儿,突然走到床头,猛地打开木箱,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件大氅往身上一披,又去把大儿子叫起来,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刘老三这么早出门去了哪儿?他去了公社,而且还是和大儿子一起推着架子车去的。
  
  到公社大院的时候,太阳已经丈把高了。刘老三穿着那件大氅,大儿子推着架子车,一前一后来到伙房后院。后院里,堆着一座小山似的煤块。
  
  看见煤,父子俩的眼睛顿时放了光。刘老三挺挺腰板,抬手捋了捋大氅上的压痕,小声叮嘱大儿子道:“等会儿看我眼神,使劲往车上装煤,能推动多少就装多少,然后一句话也别说,推车就走人。”
  
  大儿子犹豫着说:“爹,咱这不是抢嘛,万一让人家抓起来咋办?”
  
  刘老三略一迟疑,然而一想到家中的情景,胆量顿增,安慰道:“没事,爹穿的这件呢子大氅就是免死金牌……等会儿,爹请你到饭馆吃两斤锅饼。”
  
  大儿子咂咂嘴,使劲咽了口唾沫,说:“放心吧,爹。”说罢,他抡起煤堆上的铁锹便猛装起来,刘老三叉着腰站在一边。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制服的胖子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刘老三顿时紧张起来,要是被抓住,再定个抢劫罪抓进监狱,麻烦就大了。他下意识地裹紧了大氅,不时瞄一眼那个巡逻的胖子。他心想,大不了架子车也不要了,扭头就跑,瞅那胖子的身形,绝对追不上他父子俩。
  
  胖子来到不远处,定定地站了会儿,突然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而让刘老三没想到的是,胖子居然什么话也没说就扭头走了,脸上还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刘老三长出一口气。幸好之后一切顺利,父子俩从公社大院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直至走进饭馆都恍如在梦中,这一车煤忽悠得也太容易了吧?
  
  “爹,你没骗人呢,这大氅跟领导的命令一样好使!”说着,大儿子伸出黑乎乎的手,想去摸刘老三的呢料大氅。
  
  刘老三连忙往旁边一闪,说:“那当然!你娘老让我晚上睡觉拿出来当压被,我都不肯呢!”他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感叹着:唉,都是让日子逼的,不然谁会干这冒风险的事?这回算我借公家的,等有钱了再加倍还吧!不过,他也十分纳闷,那个巡逻的人为啥就没过来问问他呢?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刘老三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走上了创业的道路,现在的日子过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
  
  最近,小儿子的婚事定了,刘老三的最后一件心事也终于放下了。这不,小儿子刚打来电话,说明天他对象的爸妈要来家里商量婚礼的事。
  
  刘老三的小儿子叫刘琪,成绩不错,大学毕业后却选择与刘老三一起创业,他的女朋友方琼则“子承父业”,考上了县里的公务员。两人身份悬殊,据说方琼最终能答应刘琪的求婚,她的父母在里面起了不少作用。
  
  刘老三当即说:“儿子,放心,亲家公这么明事理,咱更不能怠慢了人家,我等會儿就去县里雇个大厨来家里炒菜。”
  
  刘琪高兴地说:“还是爸给面子,不过我这个未来岳父也不是一般人物,是个国家干部呢!对了,据说当年他还在咱们公社工作过!”
  
  “是吗?那说起来还是半个老乡呢!”
  
  第二天,方琼一家如约而至。方父和刘老三一见如故,像老朋友一样聊了起来,直到开席才止住了话题。这时,刘老三的老婆从厨房端来一盘山野菜蘸大酱,刚上桌,几个年轻人的筷子不约而同地伸了过去。见此情景,方父不禁感慨起来,说:“现在日子是好了啊,以前咱们看见肉食眼睛就放光,现在正好反了过来,看见绿色的东西,眼睛就放光。”
  
  刘老三附和道:“真是像做梦一样啊!这可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没想到今天却成了现实!”
  
  刘琪边吃边插话道:“爸,听我哥说,当年你穿了一件军用呢子大氅,去公社骗了一回煤,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儿啊?”
  
  小儿子的话一下勾起了刘老三的无限回忆,他略带伤感地说:“我记得那一年天气特别冷,为了过冬,我穿着一件军用呢子大氅,带着你哥去了公社。公社食堂的后院里有一大堆半烟山西煤,我们俩就大模大样地推了一车回来。这车煤不但保证了全家人安全过冬,也激起了我自主创业的斗志。虽然我早就把那车煤加倍还了,但总是记得这件事,怎么都忘不掉……”
  
  “呢子大氅会有这么神奇的作用?拿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呗!”几个年轻人怂恿道。
  
  刘老三酒后也有点兴奋,说:“那次回来后,这呢子大氅我再也没穿过,今天高兴,我就再穿一回让你们看看。”说着,他走进卧室,不大会儿就披着大氅出来,得意地抖了抖说:“咋样,像干部吗?得好好感谢当初那个首长,他拉练时在咱家住了一晚,走时看咱家穷得可怜,就把这件大氅送给了我!”
  
  几个年轻人看了都捂嘴笑起来,刘琪撇嘴嚷道:“土气,不过就是一件过了时的呢子大氅。”
  
  刘老三“嘿嘿”笑道:“当时可牛了,只有县以上的领导干部才有资格穿。那天我们去公社推煤,被一个穿制服的人发现了,不过他只看了一眼没过问。后来我想,他一定是看我穿着军用毛呢大氅,像个领导,所以没敢问。”
  
  这时,坐在一边的方父忽然呵呵笑了:“亲家,我说看你咋这么眼熟呢,原来你就是当年那个偷……借了公家一车煤的人!我呀,那天正好轮到巡逻,结果看到了你们父子俩。其实,当时我就看出不对劲了,你脚上穿的是一双黄球鞋,棉袄的领子还露出了棉花,尽管你拼命想用大氅遮住,可还是被我发现了,你呀,根本就不是领导。唉,当年你看上去真是冻坏了,大氅里的衣服又很破,我就想你肯定是走投无路了,真需要那车煤,这才……”
  
  刘老三的眼晴顿时湿润了,失声说:“亲家,原来是你!我……得好好谢谢你呢,要是……”
  
  方父也动情了,说:“说实话,我也是夹着私心的啊!一开始我确实没往深处想,但后来一想,既然你能穿上这么好的大氅,肯定家里有做大官的人,或许真受了领导指使,也就没再追究……”
  
  刘老三激动道:“不管怎么说,是你的善良救助了我们一家,也结下今天儿女们的美好姻缘,这就是缘分啊!”
  
  方父没说话,不停地抹起了眼睛。一旁的年轻人听了,纷纷鼓起掌来……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