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新传说] 麻秆打狼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21 05:13:03

   長白山脚下有段非常险的盘山公路,上岭要开一个小时,下岭还得一个小时,左一圈右一圈,开车如同推磨,所以被称为磨盘岭。六十多岁的贺麻子在磨盘岭顶部焊了个三十多平方米的铁皮房,卖点烟酒,帮歇脚的司机煮点方便面,生意还不错。
  
  一天傍晚,忽然下起雨来,贺麻子估计不会有顾客上门了,打算弄两个菜喝一杯。他正忙活着呢,门外传来了摩托车熄火的声音,两个年轻人带着一身湿气闯了进来,摘下头盔拎在手里。
  
  贺麻子闻声抬头,却暗暗吃了一惊,只见其中一人脸上有道长疤,另一人留着炮头,身材高大、面目凶恶,看起来非常瘆人。两人进屋后半天没说话,只是阴森森地盯着贺麻子手里的菜刀。
  
  贺麻子定定神,将菜刀耍了个花剁在菜墩上,开口问道:“爷们儿,打哪儿来的呀?”
  
  疤瘌脸和炮头对视了一眼,生硬地转了话题:“闻着味儿好像炖鸡了,能匀一盘吗?”
  
  贺麻子笑了笑:“三百块钱一盘,你俩吃呀?”
  
  啥鸡都没这么贵,贺麻子看这俩人犯相,就是不想伺候。俩人却仿佛松了口气,在桌子前坐下,炮头说道:“有价就行,上!”
  
  贺麻子无奈,只好盛了一盘鸡肉端到桌上。俩人又指着架上的白酒询问多少钱。
  
  贺麻子见没法用高价赶走他们,索性把酒拎过去道:“白酒算老哥的,送你们喝!”俩人愣了一下,倒上白酒闷头喝了起来。
  
  贺麻子也盛了鸡肉,坐在菜墩前喝起酒来,暗中拿起菜刀,偷偷别在后腰上,却不知被俩年轻人看了个满眼。
  
  荒郊野岭四处无人,贺麻子想了想,端起眼前的菜大步向两人走过去,豪爽地说:“小兄弟,干巴巴喝酒没意思,拼个桌,唠会儿嗑!”
  
  俩人直勾勾地盯着贺麻子不说话,贺麻子端起杯主动和俩人碰了一下:“人活着,就得有血性,啥时候都不能认怂!”他喝了一大口酒,用沙哑的嗓音讲起自己的故事来。
  
  四十年前,贺麻子还叫贺三强,从部队转业回来后没接受安置,整天琢磨着立棍儿。“立棍儿”是过去土匪的黑话,意思是占领某个山头,对外报号这片归我管了。
  
  贺麻子想在当地立棍儿,先从“撅棍儿”开始。啥叫撅棍儿呢?比如说他回到家乡后,先拎着一把菜刀把当地的“大棍儿”周大赖砍得跪地求饶,这就是把“棍儿”撅了,而他自己在当地就立了棍儿。
  
  这还不算完,贺麻子一路西征,每到一个地方都先找到俱乐部,在电影散场的时候大声报号:“我是磨盘岭贺三强,今天到这儿撅棍儿来了,给你们的棍儿捎个话,前来会会!”
  
  当地的棍儿很快闻讯赶来,一通血战,最后都败在贺三强的菜刀下。贺三强连撅了七个乡镇的棍儿,立下了赫赫威名。
  
  贺麻子又喝了一口酒叹道:“我这脸就是撅棍儿的时候被火药枪打的,那小子玩阴的,被我连砍了三十多刀,差点没抢救过来,我因为这个蹲了二十多年监狱。”
  
  那时候的监狱不像现在,管理不规范,谁拳头硬谁是老大。贺麻子进去后,连着和号长打了半个月。好虎架不住群狼,号长手下有人呀,贺麻子一动手就被群殴一顿。可他就是不服,等号里的人一睡着,就冲到号长身边,掐脖子抠眼睛,然后被惊醒的老犯儿再毒打一顿。可第二天大伙儿刚一睡着,贺麻子又冲上来了。半个月后,号长跪了:“贺麻子,你是爹,以后我听你的!”
  
  贺麻子又喝了口酒,摇着头叹息道:“说实在的,我这辈子就毁在心狠手辣上面了。蹲了十五年,眼瞅减完刑该放了,偏偏号里来了俩愣头青,看我岁数大了想比量比量,被我用牙刷捅成重伤,又加了十五年刑,等出来都快六十岁了。”
  
  “现在社会治安好了,也没机会撅棍儿了,于是我就跑这儿开了个小店,荒郊野岭,遇到不开眼的……”贺麻子的酒有些上劲儿了,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往山崖下一扔,神不知鬼不觉!”
  
  两个年轻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疤瘌脸端起酒杯道:“原来是前辈呀,说起来都是同道中人,既然您老人家这么坦诚,我也讲讲我们哥俩的故事。”
  
  两人是表兄弟,从小就在体校练拳击,等闲五六个人近不了身,仗着一身武艺,哥俩到哪儿都横着走,难免得罪了一些人。昨天晚上,哥俩喝了些酒,趔趔趄趄从饭店出来。忽然一辆面包车在路边停下,跳下来七八个拿着砍刀的蒙面人围着两人砍。疤瘌脸和炮头毫无惧色,辗转腾挪间打倒两人,夺了他们的兵刃,追着蒙面人砍杀过去,连伤四人,这才从容离去。
  
  不料一早起来听新闻说,昨晚的斗殴竟然造成二死二伤。疤瘌脸和炮头知道事情严重,趁警察没来骑着摩托车跑了一百多公里,这才上了磨盘岭。
  
  疤瘌脸恨恨地说:“要不是这么能打,怎么能惹出人命来!前辈也是江湖中人,应该不能泄露我们的行踪吧?”
  
  贺麻子愣了愣,很快大笑起来:“谁没个落难的时候?放心,就算天塌了也不会从我嘴里漏出半个字去!再来一杯!”他干掉杯中的酒,踉踉跄跄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解腰带:“你们先喝着,我方便一下。”
  
  兄弟俩好像放松了很多,却不料门锁“咔咔”响了起来,贺麻子在外面把门反锁上了。兄弟俩同时喊了声“不好”,一齐跑到门前,却发现门窗异常结实,一时无法逃脱。门外响起了发动机的轰鸣声,炮头焦急地说道:“哥,他把咱们的摩托车骑走了!”
  
  疤瘌脸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沮丧地说道:“电话也打不出去……不行咱们就埋伏着等他,一个糟老头子能有多厉害?”
  
  半个小时之后,门外有了动静,门锁悄悄转动着,猛然间被拉开了。
  
  疤瘌脸和炮头躲在门后,刚刚抡起酒瓶,就听有人喊道:“别动,警察!”
  
  疤瘌脸和炮头顿时哭了:“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这家是黑店呀!”
  
  贺麻子从后面挤上前来大声揭发:“警察同志,他们就是杀人犯,昨晚在市里制造了一起血案,两死两伤!”
  
  带队的警官惊讶道:“什么?我们没有接到这样的报案啊!”
  
  疤瘌脸委屈地说:“他蹲了二十多年监狱,说的话可信吗?”
  
  警官挥手道:“这就更扯了,我太熟悉他了,除了喜欢吹牛,他胆子比兔子还小,这辈子没干过违法的事儿。”
  
  警察查验了两人的身份证,发现他们是地方戏剧团的,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们自述是越野摩托车发烧友,听说磨盘岭地势险要,特意骑上来体验一下,没想到炮头的车出了点故障,这才不得已在贺麻子的小店门前停了下来,没想到遇到这么奇葩的事。
  
  贺麻子指着疤瘌脸道:“你脸上那么大的疤,一进屋还不说话,我看着不像好人,这才寻思编点故事吓唬吓唬你俩。”
  
  疤瘌脸气愤地说:“这山上下点雨能冻死人,我们的嘴都冻僵了,哪能说出话来?再说,你以为自己一脸大麻子不吓人呀?偷偷往后腰别菜刀不说,还把撅棍儿说得跟真的似的,换谁不紧张呀!”
  
  炮头也接嘴道:“俺俩还以为碰上黑店了呢,就编点故事震慑一下你,谁想到你也是吹牛呀!”
  
  贺麻子难为情地笑了起来:“这真是麻秆打狼两头怕呀,对不住了小哥俩,鸡和酒都算我的,今晚就住这儿吧,咱们接着吹!”
  
  哥俩也松了口气,一起笑着说道:“吹就吹,谁怕谁!”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